蚂蚁都市生活网

热门关键词:  鍐涗簨璁粌  锟戒簨浠  瀛欐潹  鏄熶簩浠  星二代

大量街边店相继消失,上海到底想变成怎样一个城市? | 正在消失的那个上海③

2017-04-20 10:28 网络整理

上海正在变得面目模糊。

关于这座城市的气质,有无数的文字和影像曾经做过描述和概括。它最迷人的时期大约是 1920 年代和 1930 年代。当时的上海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、三教九流的人,这些人聚在黄浦江畔,把上海变成了人们口中的“十里洋场”和“冒险家的乐园”。

大量街边店相继消失,上海到底想变成怎样一个城市? | 正在消失的那个上海③

海报上的 1930 年代的上海,图片来自:Pinterest

但是,在过去的一年里,随着新一轮上海城市改造的启动,越来越多的人在这座城市之中赖以生存的空间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。有的会试图在这座城市中寻找新的容身之处,而剩下的人则可能会离开。

他们被打击的原因多种多样——或是政府加强对于餐饮的监管,或是承租的物业用途变更,或是政府力图恢复区域内的建筑风貌——总之每个似乎都有根有据。但是,在这个过程中,这个曾经以海纳百川为主旨的国际化城市,开始变得小气。

在街市灵活程度这一点上,上海素来是胜过北京的。以往在说到这两个超级都市的区别时,做生意的人经常会提到北京那“两个半”的生意:“半天”,“半条街”。

生意在北京只能做半天,是因为在北京居住区和工作区有非常明显的分割。白天人们涌入市中心的各大商业区,晚上则回到天通苑、回龙观、甚至是通州、燕郊的家中。这种地理上的分层,让每一个区域的店家都只能拥有半天时间的客流。

但在上海,居住区与工作区是混合在一起的,其中尤以浦西最为典型。淮海路沿线一路排开爱美高大厦这样的办公楼,以及环贸广场、百盛、K11 这样的商业区。从环海路出发,无论是往南还是往北,都能很快进入居民区。因此淮海路上的店家,白天做的是白领们的生意,晚上接待的就是当地的居民。

北京也只能做半条街的生意。宽阔的马路、林立的立交桥形成了一道道天然屏障,过马路往往会耗费相当长的时间,人们不愿意来回穿梭闲逛,所以路边的店家只能做街的半边生意。相比之下,上海的路网则以窄路、高密度为主。核心区域单向车道、双向二车道交织,人们能够轻松在马路周边徘徊,也让“逛街”成为一种愉快的体验。

大量街边店相继消失,上海到底想变成怎样一个城市? | 正在消失的那个上海③

东三环沿线宽阔的主路,是北京大路网规划的代表,图片来自:3lian

中国用二三十年的时间奠定了以北京为模版的“大都市”范式,而北京的这种居住区与生活区的分离,以及大马路、宽马路的扩建,正是以标准的美国郊区式城市为样板改建而成的。这种模式在上海亦不能免俗。浦东从零开始建设,参照的同样是这种以“车道为核心”的规划方式。车辆代替人的脚步成为丈量城市的尺度,生活方式也因此与这个城市的另一半截然不同。

在浦西,从殖民时代就遗留下来的各类道路管网和城市历史建筑存在已久,改造难度巨大,因此除了部分主干道被拓宽以外,这种被称为城市毛细血管的窄马路系统被最大限度的保留了下来。

随着上海在二十世纪末进一步改革开放,这样的城市结构为形形色色的人提供了大量容身之处。许多街边小店应运而生,新旧建筑夹杂,业态层出不穷,浦西因此具备了多元化的区域特点和相当灵活的生活方式。

大量街边店相继消失,上海到底想变成怎样一个城市? | 正在消失的那个上海③

2016 年 8 月 1 日整治前的永康路

然而,这一年,我们看到的是上海的这一面正在渐渐衰落。

我们曾经在过往的文章里写过,原本上海的永康路汇聚起大量酒吧,永福路是知名的夜场街,复兴路上因为有棉花俱乐部、JZ Club 这样的爵士音乐酒吧而成为了人们口中的城市音乐风景线,而古羊路是上海最早的日韩餐饮聚集地。

“愚园路、复兴路、永康路、大沽路、古羊路、红坊,之后可能还有嵩山路。”钱进列举着她所知道的近年来上海街道整体搬迁的案例。她所供职的英文媒体 Smart Shanghai 以上海的生活方式和城市变化为主要的报道对象。对于上海正在经历的变化,她再清楚不过。

愚园路属于长宁区的街区风貌提升工程,一期工程在 2016 年 4 月完工,此后的二期和三期由于要对愚园路现有商业形态进行调整升级。在升级为创意园区的过程中,一些原有的餐饮、药房、五金店等都关门大吉。

如果说愚园路上的这些店家还是以满足社区居民生活为主,因此还只是在小范围内有一定影响力的话,那么徐汇区政府发起的衡复风貌保护区的整治计划,在纳入了永康路这条被很多人看作是上海地标的酒吧街之后,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。

比利时人 Thomas 在提到永康路时会说:“他们杀死了这条路。”

Thomas 是在 2011 年的时候来到上海的。当时,他正在瑞士的一所学校学习酒店管理。为了满足课程中实习项目的要求,他跟着法国导师来到了上海,并且在永康路上开出了他们的第一家酒吧,酒吧的名字就叫做实习生。

实习生酒吧的成功也让 Thomas 迅速在上海这座城市站稳了脚跟。2012 年毕业以后,Thomas 回到上海,分别在武定路、大沽路、泰安路等地陆续开出了好几家酒吧和餐馆,并以上海为基地,发展到了泰国和法国,俨然有了一种飞速扩张的态势。

然而,随着 2016 年 8 月永康路整体整治的推进,实习生酒吧最终还是没能在永康路留下来。与实习生酒吧一同关闭的,还有这条街上大量其他的餐饮店和酒吧。曾经永康路是一个聚集着许多外国人的夜间狂欢之所,但现在只有零零星星的人会在夜晚出没。

大量街边店相继消失,上海到底想变成怎样一个城市? | 正在消失的那个上海③

位于永康路上的实习生酒吧,图片来自:传送门

古羊路是上海出名的日本料理街,阿华曾经工作过的大和屋就位于这里。大和屋最早的名字叫做喜都乃,2005 年 8 月 21 日开业的时候,它是这里的第一家日本料理餐馆。今年 3 月 3 日,当政府的拆迁通知送到大和屋的时候,阿华感觉有点懵。在那之前,整个大和屋的团队已经再三和房东确认,并得到了房东的保证,古羊路不会拆。

责任编辑:老白
首页 | 合作洽谈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报价 | 服务协议 | 常见问题 | 网站声明 | 发展历程 | 网站地图

蚂蚁都市生活网 宁银网安备64010402000002 宁ICP备14000161号-2

电脑版 | 移动版